中国日本友好协会

CHINA-JAPAN FRIENDSHAIP ASSOCIATION

首页 > 深度聚焦 > 正文

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日本新首相属中庸派 中日关系向好需抓机遇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1日 | 字号:【

      人民网北京8月31日电(记者 陈建军)日本民主党新党首野田佳彦30日下午在众参两院举行的提名选举中当选日本第九十五任、第六十二位首相。野田佳彦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的当选对日本国内政局、对中日关系以及日美关系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就此问题本网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先生。
 
  野田佳彦属于中庸派 主要应对难题在国内
 
  记者:请您先评价一下野田佳彦是怎样一个人,他上台后将面临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刘江永:从野田佳彦的特点来看,他在日本民主党内,实际上是属于反小泽派和小泽派之间。他是反小泽派当中的的主要成员之一,但是这个人的特点是比较中庸一些,在党内不是锋芒毕露、和小泽派势不两立的人、也不是和在野党争得你死我活的人。
 
  第二,他的专业特长、或者说他的主要工作经验是在财政、经济这方面。在菅直人内阁,他是财务大臣,对日本国内的财政状况、面临的困难、也就是日本的家底,他很清楚。在国际上,他经常出席一些例如西方七国的财长会议等国际会议,在国际协调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对日本经济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特别是跟财政金融相关的问题上有自己的主见。比如说,他认为目前日元升值过快、过猛、过高,对日本经济不利,所以在国际社会上几次呼吁西方七国进行联合的集体干预。无论是否能实现集体干预,他说这个话本身就反映了日本民众或者企业界普遍的担心、以及想说的话。同时,这也是对日元升值过快趋势的一种口头干预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日本主要的财政负责人,表示担忧、说“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协调干预”,这话本身就是一种干预。不过这不是实质性的干预,而是一种口头干预。虽然根本性作用不大,但也能够起到扬汤止沸的作用。我们不要以为他投入多少资金、做了一些实质性的干预才是干预。其实这种口头干预、或者表示要进行干预,这些都是干预的手法。他对这些方面应该说比较有经验。
 
  在政治方面,我认为他也是一种比较中庸、偏右,并不是最右或者是极右这一派,他是中间保守偏右。所谓中庸,就是说他的思想,他的观念。他在日本这个社会中,特别是学习过程以及他从小到现在所听、所闻、所了解的一些观念和知识,对他的历史观、战争观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作为战后出生的一代,他本身没有经历过那段痛苦的历史,对受害国所经历的痛苦,更没有切身感受。所以在思想倾向上,特别是90年代以来的这20多年日本政治右倾化的思潮通过各种形式表现出来的情况下,他对历史问题的认知、特别是在前一段的发言是有问题的。但是我也注意到,他并没有在任担任财务大臣期间去参拜靖国神社。在这个问题上他采取了模糊的说法,说:“是否去参拜,去问以后的首相吧。”现在,他当了日本的首相,将同样面临着是否去参拜的问题。他可能会说含糊话,但是作为菅直人内阁的成员,期间一直没有去参拜靖国神社,这说明包括民主党和菅直人内阁在这个问题上有共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不会做傻事和蠢事,这也是他中庸的一个表现。第二,他并没有过多参与日本美化侵略历史的一些右派组织,他并不像有些日本政客在其中是骨干成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他对中国不会示弱,但是去挑事儿的可能性也未必会很大。当然,不管是日本的对华政策也好,中日间关系也好,不可能完全是首相一个人说了算。如果发生了一些紧急的不测事态,作为日本的首相,不排除他会强势应对的可能。但是在他任内,主要是应对核事故、财政的重建、经济的重建、灾后的重建,在这些国内难题的重压下,他挑事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如果还是挑事儿,背后一定有美国因素。
 
  派系之争助野田佳彦战胜其他候选人
 
  记者:在民主党代表竞选中,为什么广受支持的海江田万里和前原诚司都败下阵来呢?
 
  刘江永:这个结果既可以说是情理之中,也可以说有些出乎观察者的预测。那么首先来讲为什么是情理之中。第一,这次民主党代表选举的候选人有5位之多,那么我们就应该有一个判断。第一轮投票,由于候选人多、得票比较分散,所以不容易出现选票过半的当选人,还会进行第二轮投票。如果第一轮投票结束就确定当选人,那就是海江田万里(第一次海江田万里比野田佳彦得票数要高)。但是因为并不是两个人在投票,而是五个人。如果要进行第二轮投票,那形势对海江田万里是不利的。这个我们已经做过预测了。(为什么第二次就对海江田万里不利呢?)因为在第一轮投票的时候,我们可以预测,海江田万里会获得小泽派和鸠山派的支持,得一百五十票左右。但是反小泽派出了两个候选人,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合逻辑的,大家会说,这不是自相残杀吗?但是我已经告诉媒体,这是选举策略。这两个人出来就是为了使第一轮投票至少不至于一下就让形势倒向另一方。这两人站出来以后,无论是野田佳彦上还是前原诚司上,只能上一个。如果上一个,在第二轮投票的时候,本派——也就是反小泽派成员就会把票贡献给进入第二轮选举的当选人。所以如果前原诚司上,那野田佳彦的票就跑到前原诚司处,如果野田佳彦能够多数胜出,前原诚司方面就会把自己的票给他。那我们很简单就会看出来,第一轮投票的时候海江田万里140多票,而前原诚司加上野田佳彦加起来170多票,绝对数字已经超过海江田万里了。最后决定谁胜出,只能是在野田佳彦和海江田万里之间做最后的决战。在这种情况下,起关键作用的就是中间派。中间派是鹿野道彦还有马渊澄夫这些人。这些人的七八十票是属于中间票。中间票很难控制,它往哪边流完全是个人控制的,当然也不排除集体投票。这种情况下,由于形势已经明朗了,就是一百七对一百四。一百七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人都有从众心理。第二呢,也不排除下边有私下交易。第三,不排除中间派这些人再跟小泽打了很多交道之后,对小泽心生不满,但是又不愿意过度得罪小泽。所以他们其实是潜在的反小泽派。他们不愿意民主党沦落为小泽整体控制,不愿意小泽成为首相的指导者。如果是那样,海江田像文弱书生一样的人,有可能背后被小泽控制,而且在野党会攻击他是小泽的傀儡。这种情况下,潜在的反小泽派中的多数就流向了野田佳彦,而不是海江田万里。海江田万里没有当选,并不是因为他人不好。在日本,不一定好人就能够当选首相。一个人看他表面上不怎么样,但不一定他就不能长期执政。
 
  至于野田佳彦和前原诚司谁能够进入第二轮,这个判断我认为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都是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前原诚司的最大短处是他3月份刚刚辞去外相职务,接受韩国人的政治献金是他的软肋,这个事情也不是他的第一次,过去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错误判断,并因此使他辞去了党代表的职务。他今年49岁,目前日本内外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有人怀疑他上台之后能呆得住吗?再加上小泽明确表明不支持他。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就会怀疑他上任以后能处理好这一系列的难题吗?与棱角分明的人相比,多少有些中庸的老好人或者是面对各方面都八面玲珑的人最容易获得支持。
 
  面临三个重建难题 民主党支持率待提高
 
  记者:野田佳彦上台后,将面临怎样的难题?
 
  刘江永:下一步,野田佳彦主要是应对3个重建,一个是核事故以后的核电和安全和能源的重建,第二个是地震灾区的重建,第三个是日本财政和经济的重建。这是3个最重要的核心问题,要保证日本的民生。如果这三件事情处理不好,都可能导致在野党对他提出不信任案。另外,他明年九月份还要有一个民主党选举。因为他现在是在完成菅直人没有完成的任期。如果他这三个重建做不好,他可能就要遭到各方的指责。因为这是日本老百姓普遍关心的大事。而且菅直人以自己的辞职为代价,换取了两个重要法案的通过。对他来说,地雷已经趟掉了。如果再干不好,那老百姓就会对他(失去信任)。而且不仅是他,民主党都会受到质疑。所以他会想方设法解决上述三个问题。
 
  日美同盟仍是外交主轴 中日关系向好有机遇
 
  记者:您认为野田佳彦上台后,在对外关系上将会采取什么举措?
 
  刘江永:日本的对外关系上,我认为野田佳彦首先要考虑对美关系,当天可能就会跟美国互致问候,跟美国有一个沟通。同时,他不会把中日关系放到日美关系之前或之上,他一定会恢复到传统的以日美关系为基轴的路线。但这并不表示他不会重视中国。日本无论是从三个重建,还是防范中国的崛起,正面反面都会更加重视中国。明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我认为他自己也要考虑,在中日关系的问题上尽量不要出现大的风波和麻烦,这样能够实现中日两国领导人的互访,这不仅对日本三个重建是有利的,而且对他自己能不能够坐稳江山也是有利的。